写作,一趟自我疗愈的修行

少于 1 分钟阅读

焦虑又慌乱的我

焦虑情绪困扰了我太久,我时常担心自己的心理状态。我总是提醒自己要快点走出来。

没有写日记、没有阅读的那些日子,是灰色的,我陷入了自我怀疑、精神紧张的情绪漩涡。我不知道该如何救自己,或许我知道,可是我没有做到。

朋友说适度摆烂吧,我想说最近已经在摆烂,却也还是无法恢复往日的快乐。所以,这不是根源。

又或许如老蔡所言,我们从一个极端突然迈向了另一个极端,心理上难以转化和承受。过去一段日子,活得太安逸快乐,似乎丢失了应对困难的技能,现在却面临着直接打大boss,在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情境。

目前的工作缺少意义感,占用了太长时间,仿佛只为了工作而生活。内心对这份工作缺乏热情,因此整个人是不顺畅的、是拧巴的,一直在消耗自己的心理能量和身体能量。同时,我的生活中缺失支持系统,城市切换比我想象中影响更大。

自我疗愈

我知道我必须先停下来,停止焦虑。但我难以做到平静、难以进入专注。后来,我想到了一本书《写出我心》,最初是在2016年读过,一本读完前言,就会被深深感动的书。我想,既然无法停止,就任由那些焦虑不安、躁动慌乱的情绪迸发,把它们尽可能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。

作者在前言中写了这么一段话:【我想记录我的家族故事,记录那些只有我知道的故事,记录我的初吻,记录我最新的发型,记录山上鼠尾草的味道,记录我与内布拉斯加州平原的亲密接触。我好像变得呆滞了 (因为我并不再认为生命存在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) ,我开始用眼睛、用心去感受万物之间的联系,感受万物与自己心念的接触,然后将这一切跃然纸上。

写着写着,我恍然大悟,我其实没想清楚来到这里的目的,更多只是为了跳出上一份工作,只是因为这是一个看上去更好的机会。我失去了自己的目标,失去了精神寄托,一手打乱了生活秩序,却无法承担不确定性带来的后果。找到了真正的原因,答案自然浮现。

记忆太短暂了、记忆会撒谎的,所以我们才有文字,去记录,或许不足以表达、不足以百分百还原当下场景的真实感受,但至少可以重新被翻看、被解读、被感悟。

记忆不能装得太满,脑袋会爆炸。心灵不能装得太满,会堵塞,无法感受到能量流动。

我小时候最讨厌写作文、周记、日记,现在仍然记得凑字数的痛苦。记录下生活中美丽的时刻,未来翻看也会不由自主地快乐,记录下那些痛苦和烦恼,能帮助你下一次更快地恢复。读到这本书才明白,写作是了解自己,是用笔去表达自己的喜悦、所见所感和心中的信念。这些片段,不就是一个人的故事吗?你之所以成为你,难以解释,却有迹可循。

无论是因痛苦而写,因快乐而写,无论何时,都别停止写作,停止与自己对话。特别是,当你想写的时候,提笔写就行了,此时此刻你拥有最强大的能量——初始的信念。

有时会觉得自己的语言苍白、词汇单一,这一切都没关系,只需要最真实的描述。【当你可以用笔和自己的心触碰,你才会发现一个大写的自己,一种真正的自由。】

写作训练与禅修冥想是相通的,他们都是在与内心对话。我以前理解错了,以为冥想是为了强迫自己安静下来,其实是让念头自由流淌、等着它们渐渐平复。

写作,一趟自我疗愈的修行,帮助我洞察当下的生活,“活在当下,世界才会真的活过来。”

感恩人人都拥有写作的权利。

ChangeLog

  • 20220404 写于上海疫情期间的一个假日午后